岁月留痕,攀钢炼铁厂备料车间诗选纪念专辑

日期:2020-01-18 09:46: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95

后现代工业诗

岁月留痕,攀钢炼铁厂备料车间诗选纪念专辑(图1)

目次:

陈嘉宁卷

铁和钒的奏鸣

钒韵

荷花开放在钢铁丛林

铁的岁月

木棉

钢铁魂

程进卷

高原客

荷花池

时间和铁

钢铁与女人

尖硬的天空

命定的钢铁

冯泽平卷

莲花池

火红的歌谣

铁厂

肖峰卷

故乡秋天的小河(散文诗)

岁月留痕,攀钢炼铁厂备料车间诗选纪念专辑(图2)

陈嘉宁卷

铁和钒的奏鸣

我的生命线索

隐伏在铁的沸腾。

和钒的律动中。

从铁迁移,2009,居住遥远。

人到中年,拐了一道弯。

生命还未被氧化。

钒已被氧化。

左转,走上与铁结合的道路。

铁和钒,拥抱着我的寂寞。

一直想写一部

世界之书。

述说历史怎样将小沙弥

沿着抛物线,铸成大帝之躯。

的雄心,在中

展示相同的抱负。

铁在钒里,秩序井然。

它们曾在同个矿床

氤氲沉睡。

是谁?唤醒了谁!

用笨拙的修辞

将葳蕤春天

开放得火红鲜艳。

这种银白金属

有一个化学合成的灵魂。

的诱惑。

让很多人堕落。

一丸冷月,在生活上空。

清辉铺满内心。

我的以静制动,恰如多年以后

无人书写的命运。

像臃肿的身体

臃肿地活着。

工厂的大门。

书页一样打开。

喧沸的纸上。

字词挤作一团。

动词踹了名词一脚。

靠在形容词上。

一脸悠然。

走进工厂。

湫隘的厂房,切得匀匀整整。

盒装的班组、车间。

便泛溢着,被酸碱腐蚀过的故事。

我亲眼目睹

身边的人和事。

在时间中,被一个动作抓空。

虚无的质量,站在天平上。

清清者上升。

浊浊者下沉。

和钒命中相遇,长年相依。

我是否洇染它纯洁坚韧的品性?

以诚实与忠贞

拱卫

女神。

2014.10.24夜

钒韵

一个车间从德国纽伦堡启航。

穿越大洋的重重雾障。

矗立在攀西大裂谷青翠的曲线上。

骨骼、肌肤、气血,中国特色的重新组装。

十四世纪的冲动,世界的欲望。

在钒业人的胸中激荡。

高钒铁、钒氮合金,像麦当娜流行的嗓子。

如太阳的光芒,在全球行销。

2009年7月1日

荷花开放在钢铁丛林

忆居留荷花池的岁月

那些灼热滚烫的言词

还在将激情延时拖长。没有

岗哨,站在他青春的位置

完成凝固的站立。

灰色地眺望

山坳里的凤凰花,烟囱。

被火焰镀亮的汗滴。

焦虑。高大的身躯

倒向沉默。

他的理想,被一轮轮贬值。

当不回一杯

琥珀美酒。

二十年前,那些女工

穿上工装,把身体的曲线

捂得密不透风。

五颜六色的烟尘歪歪扭扭。

也不及这些半老徐娘当年风容。

工业覆盖了一切,烟雾下的生活

情感汹涌,山火,映红了晚空。

坝坝,围拢的群众

组成山里的沙龙。

没有,埋伏在

晚归路中。

风,吹不去

固执陈见。

无法用风油精

给一个炎热的部落降温。

这儿的土地很沉很重。

它的密度

是铁的密度。

当他离开这一切,铁的刀剑

劈进历史的岩层。

血红的潮汐,在青草间起伏。

而手执钢铁的人

在生命里获得怎样的命运?

谁在他的灵魂里下了蛊?

他的生活毫无故障。

他的目光,将青苍的山

截成三个层次风景。

流动的行程,没有被铁掌钉牢。

荷花池,青春,爱情。

仿佛在脑海放,中间隔着时间。

他停靠在零落的中途。

头上罩满明艳微醉的花朵。

铁的岁月

多年里,俯首命运的尘埃。

我像个年轻的修士

从事于铁的诞生,我把沉默

铸进了铁,把生命的一整段

划拔出去。

铁向着更高、更纯的目的。

八年里,没有浪漫、优美的

谣曲。铁的光辉

深深地刺伤了我软弱的部位。

铁已携我无以名之的故事远去。

我的生活进入了纪念碑身。

铁成熟了,而我老了。

流行的嗓子,虚构的生活。

莲花纯洁美艳的笑容。

铁见证了我一生的忠贞

和未经发表的爱情。

面对铁,我还能说些什么?

我终于认清了自己

卑微的位置。

仿佛日之将夕,悲风骤至。

2003年

木棉

太阳的血液溅落在你的枝头

成了今日娇艳的花蕾

你躺在二月的床上

望着漫长的江水

弯弯曲曲地呢喃自语

缓缓地向着远方抒发热情

火红的微笑

开满你丰满的脸颊

迷人的笑容

映红了一江春水

英雄的后代把它采撷下来

佩在一座城市的胸前

那灿若火炬的木棉花

像古希腊倾国倾城的美人

在天空辽阔幽深的背景里,如火如荼

1997年

钢铁魂

以岩石的形态

压抑于岁月之流

就这般的沉默

从沧海沦为桑田

黑夜何其漫漫

四面八方的创业者

打开峦荒的山门

将沸沸扬扬的呐喊

穿透千丈岩层

对着地底的圣物召唤

在高炉的怀抱里

你热血沸腾

喷吐出燃烧的语言

灼伤西天的云

映亮希冀和未来

1995年

岁月留痕,攀钢炼铁厂备料车间诗选纪念专辑(图3)

程进卷

高原客

避开虚幻的天堂

白云和鹰的假意安抚

矿石行走与回旋,在哪里发烫

在哪里闪射价值的银光

那随风而来的人群 双掌摊开

走动尖锐与烟尘

双掌摊开 有多少人明白

一对简单的等式在咬食他的指纹

那是从前撕裂玉米红缨的人

把五谷委给爱情

把钢铁种进瘦瘦的背脊

指挥经年时光如握一节短短的木棍

敲打高原厚厚的黄皮 一排搅水的日子

一场铁的定律

木棉把它的红缨摇出峡谷

他们把所有的心事和脸纹

退进深深的秋天

落在一朵灼灼花下

我们是春天的人

为这匆匆的行囊我们填满哀伤

城市啊 你是否应该跪拜

你是他们指掌养大的儿子

你正搂着发晕的时间

传说的爱情即将过去

水和星子都已舀空

是谁还在这高原渴求花事

又是谁在怎样评定英杰

嘲笑一面醒了的梦和玩弄一团浮上水来的影子

一条河流的澄浊亘古不变

一座城市的昼夜一直在走

一群人在向另一群人悄声道别

据说黑色的蝴蝶双眼流萤

栖在这高高城市的亲缘上

亮她的腹肚 扑她的翅膀

源于想甩脱沉重疼痛的某年旧事

而阳光穿透枝叶

借此启示金币的属性

是那条唯一冷艳的江水在岸边跑动的声音

还是一座座沉重的铁与轻浮的舞火

的用意

有人梦见她们

梦见紫红颤动她们微微弯曲的双翅

当四面山壁关闭了白日之门

他们来到虚设的眼前

借用昆虫的器官 数落从前的一次激动

驱赶城市的荒凉

借用钢铁 泥石 血泪和汗水

驱赶自身的荒凉

那仅用想象的人是胆怯的

那张贴神经的人是愚昧的

那亲近黑蝶的人是勇敢的

将群群野狼的嗥声

砸碎在那朵灼人的花下

多少年来

拿一半着火的热血煨暖城市的走兽

拿另一半心思守住这距水最近的名字

等待黑夜和水声

骑乘黑蝶 理弄神经

谴责与原谅同为人的理由

那么多手执铁笔的统计员啊

带走你们未曾着墨的帐本

来核算他们和这座高原城市

以及一位衣裙飘拂的女子

是怎样纤手一弄就揭去了从前那条船的

荷花池

五千单身者坐等荷花盛开呀

在那死狼魂飘拂的天空下

五千人昼夜接替

为了钢花焐熟众人的生活

为一片仿佛存在的平原

为了把幼稚牵过梦幻 他们

像只只躲过猎枪的飞鹰

停在火火的落日下 啄击坚硬

坐望斩断万藕的千山

春天里的心事 秋天里的转移

五千春天在钢花里生根

在坚硬的铁上寻找爱情

曾有一个偶然的日子 我看见荷花盛开

看见爱与欲的苦酒震颤那张美艳的花瓣

求祈与倾泻隔着两道窗户

惊裂数面玻璃

那夜我用一种声音 混进许多失眠人的声音

撕了整整一夜黑色

曾在他们中间 我准备磨穿双掌

但水啊 水没能凉一凉我燥热的青春

落进了小鳅嘴里

绕过荷池

我弄响了陶罐和另外的东西

在两座山外细数年月

在哪些夜里 荷花又要高举颤颤水声

洗濯又一空寂的黑夜

五千兄弟 我没能走进你们的脚印

守在业绩和目标间的

是你们和一个老词

守在你们和钢铁间的

是我的心

时间和铁

没有任何铁 钉穿了时间厚厚的脊背

从一个目标走向另一个目标

从一个时代走向另一个时代

铁招来一批人 时间把这批人送走

铁又把另一批人招来 这剩下的情景

该是怎样呢

我就在另一批人中,象一粒沙或一张叶片

我们追逐爱情 铭心刻骨

因为时间和铁

我们疯狂工作 忍辱负重

因为时间和铁

我们把极限安放在鹰翅

因为时间和铁

一些年过去后 我们中又有人

从这尘烟与轰鸣中逃离

原因仍是时间和铁

他们在另一处天空下找到家园和粮食

找到白云护送的釆花女人

或许这是飞翔更纯粹的理由

如果追念时间 时间眨一眼

就为众人完成了大悲大喜

那曾疯狂于铁的赞歌是怎样被时间磨碎的呢

但在铁的脚下 我们躲过了苍凉

如今 一条匆忙的河谷

正用一张花瓣

运算我们三者的帐目

钢铁与女人

有许多珍贵的鸟 要在春天飞来

和女人们互换心事

那是何等幸福 在羽毛上长大

铁的世界里

背负硬度与冰冷的她们啊

这运筹轻纱的季节

铁要成长 走向刚强

声浪和水珠颤慄在肩上

铁地 是美人的铜镜吗

上天从一开始 就在她们身上溶冶月光

音韵喂养手指 弹在矿石梦乡

那线条中的高妙线条

从轮子边取回黄金

哦 一切又将在一个早晨完好如初吗

宛似鸟音转了一个弧形

唱颂北风教会的歌谣

铁地的女人

那共用一个肚兜的人呢

那如温热水酒倾你们的人呢

快告知他们

向那烟囱之下做着综述的火

传问

火在一瞬间

就能理清一个人的神经

但火不能悟透女人是水做的

尖硬的天空

在铁地生存 年复一年

是我们

把机群从冷寂中唤醒

把头抬得高高 在夹进厂区的天空里寻找

把热热的心放进时代缝隙

在灾难与收成里平衡一个借口

平衡一片高高飘扬的白云和

它在水中的倒影

如果还有机缘 我相信许多人

还要从这云朵与云朵间作出选择

安下心来 唱歌 举重

种菜 乘风

翅膀是要寻找天空的

那众多生来就没翅膀的人啊

数点钞票 痛饮尘烟

他们的天空近在咫尺

一个浅浅的笑纹就已抵达

那从前过从甚密的友人

那唱颂诗歌的人 看书种花的人

那热爱孩子的人 步行人 孤独人

这片火灼的天空

鹰在狼群撤退之时离去

就很少再作翱翔了

在每扇打不开的门后

我们 可不能绝望

否则灵魂就无家可归了

命定的钢铁

为一座稚嫩的城市么

还是为一个我和众人同时懊恼的原因

家园与家园的牵挂

正被一条湍急的大江完成

亲人 朋友和爱恋

都在季节的天底下

一张满伏心事的脸

或许要同我们一生对视

而理由仅是生活 铁或时间

用浑浊的热汗兑换奉禄

在火中牵念火的用意

正逐渐替代看雨的心境

能用闲暇描绘草原上的秋色和

处子的纯洁能有多少人呢

但那飘摇的马背啊 适合儿女成长

适合饮酒和做风一泻千里的朋友

为了铁的事业 父亲

一次凶猛的激情 你的后代

就要和浩瀚的横断山脉永生相守

从那彩色的梦中背转身来

燃烧 坚忍 铮亮

在茫茫黑色里

为一些远古的观念

我们 仿佛 就要

视死如归了

岁月留痕,攀钢炼铁厂备料车间诗选纪念专辑(图4)

冯泽平卷

莲花池

一个那么小的名字

一个轻盈的点

就如同一枚经霜的叶子

哦 如果莲花池

要在今晚的纸面上打滑

我就让江水全冰冻起来

莲花池过着极其平常的日子

铁汉用纸扇轻轻地扇着夏天

莲花池在午后的日照下也能入睡

偶尔的爱情激起轻微的浪花

我与莲花池有着暧昧的关系

没有莲花也一样卷走了

我灾难的初恋

从十九岁到二十九岁

莲花池就那么不经意地运用着我

就像鱼儿吸进水又吐出了水

哎 总该有些梦想夹在了钢铁中

有些根须撇在了豪放的路上

莲花池不能见风就逃

鸟儿也不能

叨起莲花池就飞

莲花池在钢铁的中间计划生育

叮叮当当制造一些原生质的呻吟

铁汉教会了我如何过在铁厂的日子

而女人只有故作正经的目光

拴在我诗歌的铁柱上

莲花池比记忆现实

使月亮自愿地就沉入江底

火红的歌谣

一张方桌四个人叫做血战到底

一对恋人走在路上叫做杂念无限

在瞬间的弄弄坪

一碗白开水就怀抱住月亮

死书呆小陈以酒当茶

固体的歌谣在嘴中滴出血来

洗脸盆翻过底朝天叫做鼓

多年以前或者多年以后的金沙江畔

千里相送

是坟

墓上的文字变成精致的蝴蝶

在想象的枝条上

在钢铁的表皮上

甚至生命的全部绿洲里

露珠即血

血即露珠

歌将钢铁镀亮

在铁厂立起

或者爱情

生殖与烟云和风的激情

歌谣里的钢城沸腾了

水泥和钢筋的根须在舞蹈

鱼儿作着堤岸的梦

太阳烧着钢城的天空

工地抬着铁厂飞翔

是用钢的翅膀在弹

行走是用双脚在奔

金沙水使人心亮清

看 一种颜色即血

听 歌谣捂住物质

即将唱歌的嘴

火焰以及一切

铁厂

一场雨就能淋湿的

一只鸟儿就能衔起来的

铁厂哟在金沙江畔

谁会领你躲过激烈的岁月

你不能凋谢

不能比记忆里一张纸上的

伤疤更伤痛

被时间搬运

但你不能再往回走了

铁厂啊我在一本书里看到你

在大山之中立起来了

你以江水冼头

在一个旱季把江水变细

我们一同在这块平地上奔跑

凝望月亮

哦 金沙江

是一条深深的伤痕吗

是谁在流泪 爱情么

铁厂哟

你拐走了我多少瞬间的一瞥

人是万物之灵

多想携梦境在你深深的腹地

和你一样火红豪情

不同的是我需要别的一种情怀

铁厂哟

我偶尔回想一段短短的折枝

起风的时候

我要把你深深的土里燃烧起来

我要你成为灵魂的火把

把我烤得再温暖一些

把诗里的铁和冰烤化

骤然成钢

岁月留痕,攀钢炼铁厂备料车间诗选纪念专辑(图5)

肖峰卷

故乡秋天的小河(散文诗)

故乡的秋天很美。每当我处在这城市的嘈杂之中,就会思恋故乡秋天那种宁静画面。而最让我难忘的是秋天那条弯曲细长的小河。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那条小河,秋天庄稼人农闲了,总喜欢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打牌或赶场上街闲逛,小孩们却趁这机会约到一起,溜到离家不远的小河里捉螃蟹折泥鳅轰轰烈烈地干一场。于是搬石头抠河泥,真有一种准备把河填上修柏油马路那种架势。快乐的时间过得最快,每次总在大人们的寻找声中开始短跑冲刺,手里定有一大串或一小串泥鳅、螃蟹、黄鳝在奔跑中晃动。一个个在田埂上赛跑的却是小人国中的泥娃娃了。当然这些泥娃娃中也自然有贪玩的我哟!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了它—故乡的小河。

后来这群泥孩子都长大了。每当我回家时提及这小河趣事,听到的是一声声清淡的笑,看到的是一张张扭曲得象那条小河一样的脸。我想,他们已被女人的秋波所俘虏了吧?我知道,我不是属于那条秋天的小河,我把头抬得不可捉摸,眼眸的光射向遥远天穹的那颗星。也许可笑的是我那头脑贫血的高傲。可有谁知道我是一个离开故乡小河而孤寂的行者。无数次站在床头的窗台看街上飞驰的甲壳虫和那跑起象猪叫的螳螂真难以让你想象那秋天清澈小河中树叶下探头晃脑的螃蟹,那种悠闲自得。在这平凡而不平静的生活里,拥有一刻小河,是不是一种高贵的遐想?看那岁月把故乡的小河在夏天里洗刷后暴晒,这又是秋的宁静,留下冬天浪漫地等待春花之吻。而我只能伫立嘈杂,等待,等待着那秋天小河的美丽,一切都会如愿吗?

1997年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钢铁

钢铁是一种由铁与其他元素结合而成的合金,当中最普遍的是碳。碳约占钢材重量的0.2%至2.1%,视乎钢材的等级。其他有时会用到的合金元素还包括锰、铬、钒和钨。碳与其他元素有硬化剂的作用,能够防止铁原子的晶格因原子滑移过其他原子而出现位错。调整合金元素的量,及其存在与钢中的形式(溶质元素及参与相),就能够控制钢成品的特性,例如硬度、延展性及强度。加了碳的钢会比纯铁更硬更强,但是这种钢的延展性会比铁差。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排骨怎么做才好吃呢?要焯水吗?大厨现在告诉你 备料 ——【糖醋排骨之步骤】—— ——【糖醋排骨之你问我答】—— ——【糖醋排骨之

排骨怎么做才好吃呢?要焯水吗?大厨现在告诉你 备料 ——【糖醋排骨之步骤】—— ——【糖醋排骨之你问我答】—— ——【糖醋排骨之

排骨怎么做才好吃呢?要焯水吗?大厨现在告诉你 备料 ——【糖醋排骨之步骤】—— ——【糖醋排骨之你问我答】—— ——【糖醋排骨之[详情]

不知75岁的任正非会如何化险为夷,美国针对华为,那也就意味着华为备胎计划危机四伏

不知75岁的任正非会如何化险为夷,美国针对华为,那也就意味着华为备胎计划危机四伏

不知75岁的任正非会如何化险为夷,美国针对华为,那也就意味着华为备胎计划危机四伏[详情]

攀钢视窗2018第一期

攀钢视窗2018第一期

攀钢视窗2018第一期[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