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日炎炎割麦子

日期:2020-08-02 17:59: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80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1)

麦黄.赶场黎明时分,天刚麻麻亮,布谷鸟的布谷布谷”的叫声,从山上传来了,是那么响亮,那么清脆。布谷鸟叫了,也就意味着麦子快要成熟了。悠远而又洪亮的布谷布谷”声不停地传进耳膜,带着我的思绪飞向了过去的岁月。每年布谷鸟开始叫的时候,也就是陕西的麦子成熟的时候。在多年前,几乎所有的麦子的收割都是用手一把一把的收割的。因此需要大量的收割者。老家的许多人,由于家里的麦子还没有成熟,地里的大体力的基本农活已经做完,就和其他村子里的人一起去陕西割麦赚钱,俗称赶场”当麦开子”十多天后,陕西的麦子割完了,与老家只有一道山梁之隔的三阳川的麦子也成熟了,村子里的人经常一起去那里割麦子。一去就是好几天。每次出去当麦开子,挣的钱不多,但对穷人来说,却是一项相当不错的收入;也非常辛苦,据说是中午经常不回雇主家,有时候晚上也睡在外面。工钱的计算方式,有的是按亩算,有的是按天算。一周左右后,三阳川的麦子也收割完毕,而家里的麦子也有能够挑选着收割的了。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2)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3)

选黄-选割炎热的太阳挂在天空,像一盆超热的大火,把大地烤得非常炙热。到处都是翠绿。随着那不知名的鸟叫声类似选黄选着割的鸟儿叫喊声的不停,老家里的麦子也开始从向阳的地方首先开始成熟了。于是,那些出外的人和赶场的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开始从那些已经有九分熟的麦子那里开始收割。

麦子的成熟,在正常情况下,像许多的作物一样,是一块一块,陆陆续续的成熟的,而不是全部一起都成熟的。由于麦子成熟的季节,正是雨多的季节,也是雷暴雨非常集中的季节,因此如果等基本上都成熟了去收割,一旦遇到连续下雨,麦子不是被雨下得发芽就是在被雨下后的麦芒会松动而非常容易掉麦粒;或者被雷暴雨打落在地里,让麦子大受损失,也不容易收割,所以对于已经成熟的小块地麦子,能割就割。

公历 六月正是老家的麦子成熟的时候,只要天气不错,以晴天为主,也偶尔下点雨,麦子会慢慢地成熟,而这样成熟的麦子颗粒也额外饱满;倘若天气不留情,一下就是三五天,这时候的麦子就会很快的成熟,如果再多下点,即使还是嫩绿的麦子也会成熟,但麦粒却变小甚至甚至成为秕麦,麦子的质量就大打折扣,因此,只要天气给面子,割麦子不是很着急的事情。

在麦子成熟前的一两个月,大家就准备好了割麦子的器具:铁刃片、刃子架【也就是刃片架,木头做成,在一个大约两尺左右长的近似?形的木棍一端,装上有三个铁齿和一个铁丝片的拉丝的木片】磨石。抽空把刃子架收拾好,把刃片磨快。磨刃片是一个技术活。磨的时候,准备一些水,放好磨石,洒些水,就把刃片在磨石上用力左右上下地磨。边磨边洒水。磨一阵就在头发上或者指甲上试试,直到锋利为止。如果刃片太老了,还得在比较粗的磨石上先磨出细刃,再在细磨石上磨。材质好的刃片好磨,也耐用,如果是材质差的刃片,不但不容易磨出刀刃而且也非常容易变老。准备好家当,就等待麦子成熟了。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4)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5)

割麦-码麦迎着晨风,吸着新鲜的空气,听着鸟儿的歌唱,走进麦子地。挑选麦杆和麦穗已经变成金黄色的地方,先割一把长得长而整齐的麦杆,把麦穗拉得一样高低,接着在麦穗下面捏住,把麦杆一分为二,抓紧麦穗头的一端用力拧紧如果麦杆太短或太脆,就得找其他的耐拧而的替代品了后,把分开的两端分成一条线,而把拧的麦穗必须放在上面,这就是麦腰儿。拧好了麦腰儿,就开始了割麦子。割的时候,身子向前倾,一般都是右手抓着刃子架,轻轻地钩来一大把麦杆,同时左手出手,大拇指朝下,用力抓住,接着右手的刃子架向下移到麦杆根部,猛力往来一拉,麦杆就被割断了,同时把割断的麦杆在刃子架的带动下整体向左或者向自己的方向移动,放到想要割的麦杆的后面,用同样的方式继续割麦。

割麦的姿势,可弓着腰,可蹲着。割麦,是一个力气活,也是一个技术活。劲多而手快的人,只需要三四把就可以是一捆儿,我们就叫做一掂儿【顾名思义,就是正好不轻不重,一只手能提起】麦穗的方向,必须是麦腰儿的麦穗的方向,这样的放法,方便收拾,损耗少。在够一掂儿后,就迅速地抓起麦腰儿的两头,在上下滚动里用力拉紧,同时可以用膝盖用力顶住。在足够紧后,就像拧绳那样拧紧;拧几把后把两个麦杆头压下去,否则,会在收拾时散开而凌乱得难以收拾。手脚麻利的人,不但割麦子非常速度快,而且割的麦杆也非常整齐,不止几乎没有一根倒穗即麦穗在根部的,捆绑得也非常紧,即使在闹腾了好几次依然都很紧,一个小时也能轻松割三四十掂儿。速度慢的人,一小时只能割一二十掂儿,还赶得自己急急忙忙。割的麦掂儿,随手放在身边晒太阳,只要不妨碍割麦就好。在回家前,通常是把八掂儿麦捆的麦穗头对头地立在一起,又拿两掂儿,把麦杆的根部分开,盖在那八掂儿的上面,同时用麦杆像捆麦掂儿那样相互捆紧,就像是给这八掂儿麦子撑起一把伞,防止雨淋,也容易风干,万一雨太多了,一般只淋坏上面的这两掂儿麦子。这个就叫做码麦。

只要天气好,每天都是黄点割点,不紧不慢地进行,直到全部割完。但天气总是不随人愿而因为多雨让麦子迅速全部成熟,这就得抓紧时间去割,家里的劳动力能用的都用上了,否则会因为麦杆变得干而脆不能割,万一遇到多雨就有可能全都坏到地里了,因此,就有谚语忙了忙了都忙了,四山八屲的麦子都黄了意思是麦子成熟了都去割麦子了,没有一个闲人。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6)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7)

担麦和摞麦在麦子能够挑选着收割,到全部收割结束,如果天气合适,经常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

麦子是一家人全年的主要口粮,因此,麦子的长势十分重要。风调雨顺的年份,麦子的个头大,麦杆粗,麦穗大,麦粒大而饱满,于是人们就笑容满面的收割,说话的声音也格外洪亮,割麦也格外带劲。年成不好的时候,麦杆细矮,麦穗小也连麦粒都少而小,甚至是秕麦,收割起来也是非常的没有精神,因为有的人吃饭都有问题了。

黄土高原上生活的农民,都是靠天吃饭。天色好了,阴晴雨水非常合适,让麦子不但长势好,麦杆上下都是金黄色,饱满的颗粒,沉甸甸的麦穗,可以完好地运到碾麦场里。有的年份却非常坑人,不是几乎雨星不见,就是雨太多而把麦苗下死了,甚至正在收割时突然的一场冰雹是几乎全部打落到地里,一年的辛苦汗水和投资付诸东流。

.. 在割完麦子后,如果比较干,就开始从地里运到村子里的打麦场。多年前,所有的麦子几乎都是人力用肩担【有的地方由于路难走就得双肩背】在地里首先根据自己的力气,把适当数量的麦掂儿按照左右对称的方式放在一条的一端带着钩或者环的绳子上,把另一端绳头穿在钩或者环上,用脚踩住或者用膝盖顶住,用力拉紧,别好绳头。捆绑好这样的两大捆麦掂儿,就用一根两头较尖,略成弓形的扁担,先在一捆麦子上的绳子附近把担去后挑起,试着平衡后;就插另一捆。在这一捆也平衡后,就屏住气用力挑得高过头顶,把担空着的一端第一捆上插的孔里,再屏住气,双手抓住,用力一提,地上的这捆麦子也就被担到肩膀上了。不过,还得试试平衡。否则不止担让肩头疼而难受也容易翻担。如果不平衡了,就得把前面的一捆放下来,把担,再从这个洞口进去,朝不平衡的一端去,再屏住气抓起来。有经验的,一般一两次就可以了。

在担的两端都平衡了,就是最好的,迈开脚步担上就走。虽然说是走,但还是有一定的方式,不能乱走,否则会非常吃力,而且非常容易把腿弄疼。上下坡时,一般都是小步慢走,而在平路一般都是大步流星。这时的肩上的担,因为两头的重压,在大步有规律的走动里,也跟着上下摆动,俗称擅担。由于有节奏的摆动和走路,因此,这时候的感觉也是最轻松,别人看起来也是最潇洒。虽然如此,一个肩膀担得时间久了这个肩膀会疼,会难受,所以必须要换到另一个肩膀上,俗称换担。换担说起来容易,但也是一个技巧,有的人一辈子也学不会换担,只好让一个肩膀受罪,或者用搭棍【即一根比肩膀略高而正好能用一只手紧握的直棍,上端有一个月牙形的铁片。走时当拐杖,停下来借助换担】帮助换。换担时,先把有担的这个肩头稍微低一点,在两只手向上托担的同时,肩头用力往上一推,担会在瞬间离肩,这时,刚才有担的这个肩往前稍移,在两手的用力上托里,把担移到颈椎后。再用同样的方式就把担移到另一个肩膀上。由于汗水和重担,又连续担两三天,最多不会超过七天【这个时候的经常有突如其来的雷雨,不赶紧担回来,可能会遭雨】因此,很多人不但担得腿疼肩膀疼,而且连肩膀和脊背都磨烂了,个别人还会长出一个大肉包来。

麦子一般都是早晨到中午担,下午摞,这样防止突如其来的雷雨的袭击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摞小麦垛没有多少技巧,只需要按照填空式的规律摞起来并压紧就行。而大点的麦垛却需要技巧。基本的技巧是,先打好芯,必须紧实,按照先芯后边,由里到外,里面的一层的麦掂儿的根部压住外面一层的麦穗部的顺序,层层而上。到一定的高度,就开始每一层减少一个到两个,到顶部,一般麦掂儿刚好了。再在顶部洒一层麦衣即麦芒,或者铺一层长麦杆,防止雨水灌进去而使麦子霉坏。

把麦子从地里运回来,摞好,就等碾了。

麦子运到麦场,一般都是先赶紧做其他人农活,等到大家的麦子都做上场了,就开始商量着碾麦。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8)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9)

淡出视野随着时代的发展,宽敞道路的开通,小麦从地里往回运输不再靠肩膀而是用车拉,人只是把麦掂儿运送到大路边就可以了。这让人轻松了好多。但这样的运输也没有持续几年。由于小麦的产量较低,降水越来越少而经常严重减产,如果再算上人工账是严重亏本的,因此,在一些地方转栽经济树木后,慢慢不再种小麦了。而有的就干脆出去打工了,因为,只要自己在外面别耍或者乱来,老板不要昧良心,随便一个人工资收入要比种地好许多,也因此,许多地方的地慢慢地荒芜了,小麦的种植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种小麦也成了有一定年龄的人的记忆。随着岁月的流逝,别说是城镇里那些从不进田地的人,就连许多农村的孩子都见不到小麦种植,更见不到割麦子了。那些曾经热火的割麦场面,紧张的担麦场面,恢弘的碾麦场面,都只能在网上看热闹,看稀奇了。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些场面只能去百度里温习了。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10)

赤日炎炎割麦子(图11)

岁月如歌,那些麦子成熟时到处一片金黄的美景和割运的情景,慢慢地走出了许多农村的田地,走进了记忆,走进了历史。偶尔见到麦田,就成了一种风景,成了一种稀罕。

2018.07.05下午完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麦子

麦子,单子叶植物,禾本科。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茎秆中空,有节。叶长披针形。穗状花序称“麦穗”,小穗两侧扁平,有芒或无芒。颖果即麦粒。按播种期分冬小麦和春小麦。世界各地都有栽培。子粒主要制面粉,皮可作饲料,麦秆可用于编织等。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苹果与小米一起搭配煮粥,每天一碗,睡眠香,气血足,睡前喝一碗

苹果与小米一起搭配煮粥,每天一碗,睡眠香,气血足,睡前喝一碗

苹果与小米一起搭配煮粥,每天一碗,睡眠香,气血足,睡前喝一碗[详情]

4.89分魔都约饭指南2.0,小资君在54家超4.89分的餐厅里

4.89分魔都约饭指南2.0,小资君在54家超4.89分的餐厅里

4.89分魔都约饭指南2.0,小资君在54家超4.89分的餐厅里[详情]

黄圣依工作室报平安具体什么情况?黄圣依工作室报平安令人震惊

黄圣依工作室报平安具体什么情况?黄圣依工作室报平安令人震惊

黄圣依工作室报平安具体什么情况?黄圣依工作室报平安令人震惊[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