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病在故乡价更高!

日期:2019-03-10 11:22: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8

那个晚上,白天的高温能热死狗的广州城区迎来了一场罕见的风夹冰的大暴雨。

那个晚上,广州市六医院急诊中心门口,疾驰而至的汽车刚刚停稳,两旁车门一打开,一边下来一个女人,站在大雨中从车里搬下来一位几乎昏厥的急病患者。

想不到从机场回到父母家后,第一次走出家门口,而且还是回国后的第二个晚上,居然竟是直奔医院。

回国能够见到亲人们当然是最高兴的一件事,尤其知道妹妹为了第一时间见到我们,特意提前一天跑回娘家等候,还专门开车跑到机场迎接我们。

从进家门后,妈妈就一直说我这次回家比以前瘦了,缺乏营养,说我脸色不好,缺乏休息。就开始各种的煲汤,炖土鸡,各种变着花样儿的给我们娘俩儿做好吃的。晚饭后,我习惯性的抓了一把坚果杏仁之类的零食坐沙发上看电视,一家人围着电视剧有说有笑的,非常的甜蜜。

不知道过了多久。

妈咪,我肚子不舒服,想吐…

我突然觉得胃里好难受,赶紧把手里抱着的侄女放在旁边的沙发上。

“快,快!去洗手间里,我一会儿拿个凳子给你坐着。”妈妈一听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神色紧张的说。

妈,我不行了!好痛!痛死我了!

不怕,不怕!妈妈在这里,先吃点药,估计是胃疼。

妈妈手里拿着药和水杯,催促我赶紧把药吞下,喝口温水。

吃完一把胃乃安,过了一会儿还在痛,无效。

再吃一把腹可安,再过一会儿,痛感明显有增无减,还是无效。

呻吟声越来越低,由最初腹部的疼痛已经开始扩散到整个背部神经。脊椎,肩膀,手指关节,膝盖骨,凡是有骨头的地方都在疼。

我已经被折磨得没有力气去叫喊了,紧锁的眉头和半眯着的眼睛估计比苦瓜干还难看。我渐渐停止了痛苦的呻吟声,尝试着用精神意识来抵抗这种一动而牵连全身神经的痛楚。

看到我脸色越来越苍白,痛得满头大汗,衣服头发全湿透了。妈妈心疼的叫爸爸赶紧去打电话喊救护车,并叫我三岁多不到四岁的侄女去房间里把我弟弟喊出来帮忙送我去医院。

弟弟走出房门,一看我这副鬼样子就说,等救护车来到人都痛死了,我去停车场拿车,你们扶她下楼,我送你们去附近最近的医院。

就这样,妈妈和妹妹一边一个架着我走,三步一停,半拖半拉的三个女人好不容易的到了楼下大门口的地方。半路几次妈妈都忍不住要蹲下来背起我走,听到六十多岁的妈妈说要背我走,妹妹也马上弯下腰说要背我,我全部拒绝了。

从弟弟的车里走到急诊科门口不过100米的距离,妈妈和妹妹从两旁扶着我慢慢的从停车的地方走过去,雨一直在下,一点儿都没有因为我们的仓促出现而感到羞愧。妹妹把大部分的雨伞挡在我身上,妈妈边走边安慰我说,到了,到了。医生马上会帮你止痛的。

当我们走到灯光底下的时候,我听见妈妈焦虑不安的声音在大声的喊医生帮忙,原本一直弯着腰低着头的我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环境,我才发现我已经站在急诊中心门口了。

医生护士听见声音一下围了好几个人过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让我先到旁边的椅子坐下,挂个号。几乎同时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快!直接让病人进急救室,家属去挂号。

一听说要进急救室,我脑海里一下蹦出多年前的一场车祸,弟弟从路边抱起满脸满身都是血的我,从上车后一直抱进医院抢救的一幕,一路上弟弟可没少刮我耳光子,他说怕我睡了就永远醒不来了,过了好久我才想起来,那天我根本没有睡,清醒得很。

一下子床边围满了护士,氧气面罩也戴上了。是各种医疗器械在身上,是医生过来在我身上到处敲敲打打,问几个哪里最疼哪里最不疼的问题,常规检查,心电图,抽血检查,吊盐水,打止痛针,X光拍片。

一只手打着吊瓶,另一只手妈妈一直握着。

打完两支止痛针后痛感慢慢消失,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妈妈告诉我还有最后一瓶药水,吊完就可以回家睡觉了,我才发现妈妈和妹妹整晚都没睡,一直坐在我的床边陪着我。医院里的空调有点冷,我身上盖着被子,妈妈和妹妹昨晚淋雨了衣服没干就这么坐着熬了一晚。

今天闲着没事干拿出医院的收费清单看看,比我手臂还要长的单子吓我一跳,过了几秒我突然大笑起来,妈妈很纳闷的问我笑什么,我说:病在故乡价更高啊!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书评:《丰乳肥臀》析丰乳

书评:《丰乳肥臀》析丰乳

书评:《丰乳肥臀》析丰乳[详情]

故乡方言(疍家咸水白话-原创)

故乡方言(疍家咸水白话-原创)

故乡方言(疍家咸水白话-原创)[详情]

剖析《麻雀》情与爰

剖析《麻雀》情与爰

剖析《麻雀》情与爰[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